24小时服务电话
18663939636
  • 1
  • 3

减税费,“减”出发展高质量

摘要: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,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继续清理涉企收费,加大对乱收费的查处和整治力度,深化电力、石油天然气、铁路等行业改革,降低用能、物流成本。近年来我国大力实施减税降费,有力促进了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。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,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继续清理涉企收费,加大对乱收费的查处和整治力度,深化电力、石油天然气、铁路等行业改革,降低用能、物流成本。近年来我国大力实施减税降费,有力促进了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。那么,减税降费措施对实现高质量发展起到了多大作用?企业对减税降费还有什么新期待?今年降成本的着力点在哪些方面?

减税费,“减”出发展高质量

减税降费的力度不断加码,实体经济“轻装上阵”,活力更足 

山东淄博齐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16号车间里,整条生产线有条不紊地完成了从化浆、抄纸、卷取再到包装入库的全过程,人工智能设备在这里尽情施展。

“这几年,公司新上了多条生产线,新上设备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罗列,而是紧跟科技前沿,像我们刚建成的23号造纸机,自动化水平高,年生产壁纸原纸4万吨,仅用了40多人!”公司董事长李学峰说,“现在,自动化工程师对化浆工段设备进行数控改造,实现了连续磨浆,有效降低了生产成本,实现了员工少跑腿、数据多走路。” 

成本降下来,质量提上去。去年4月11日,公司成功研发出ADO表层纸,经世界最大的强化木地板德国制造商试用后,得到德方生产总裁高度评价:“齐峰的质量令我们尊重。” 

在近几年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原材料、劳动力成本上涨的情况下,企业从哪儿获得了转型升级的资金呢? 

“国家接连出台针对企业研发创新的税收优惠政策,为我们创新发展注入了活力。”公司财务总监张淑芳告诉记者,集团旗下的淄博欧木特种纸业公司,去年仅研发费用加计扣除一项就减少企业所得税750万元,公司被税务部门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,又将减少企业所得税1700万元。 

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企业实现转型升级、创新发展,需要大量资金投入,而减税降费是降成本的有力举措。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各种减税降费达到1万亿元,2017年继续减少1万亿元。去年1—11月份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.26元,同比减少0.28元,降成本政策效果明显。去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.6%,增速较上年提高0.6个百分点,工业生产增长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快,稳中向好态势明显。 

“实体经济能取得这么亮丽的成绩单,与减税降费力度不断加大有直接关系。”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李长安认为,制造业只有轻装上阵,才能迸发出更大活力,也能将更多资金投入到研发中,使企业竞争力实实在在地增强。 

河北肃宁县距离雄安新区60公里,位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黄金区位。2015年,响应京津冀一体化要求,河北鹏润印刷有限公司从北京整体搬迁至肃宁工业区,公司由此进入全面建设周期,精装车间、平装车间、成品库房、宿舍楼、办公楼、原材料库房、食堂等基建项目相继竣工,全部工程款项2300余万元,给企业带来不小的经营压力。

“公司刚刚搬迁至肃宁工业区时,各种费用开销特别大,一度有点喘不过气来。幸运的是,企业赶上了营改增全面扩围的好时机,特别是2016年开始把不动产建设支出也纳入了抵扣范围,企业建设厂房的投入能带来税收抵扣,两年下来税费减少500多万元,切实减负了。”公司负责人何伟告诉记者,凭借营改增给企业省出来的钱,他们先后从德国引进了2条柯尔布斯精装联动线、1台对开单色双面平版胶印机等高新印刷技术装备,还新上了VOCs达标排放装置,极大提高了企业生产效率,加快了企业转型升级,还兼顾了企业的环保效益。 

受益于减税降费的不只有齐峰、鹏润这样的大企业,作为吸纳社会就业、促进创新创业的重要载体,小微企业一直享受到国家税收政策的特殊关照,一批小微企业踩着时间点享受到了精准减税措施。 

除了减税,一系列降费措施的推行,也让企业尝到了甜头。 

湖北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财务总监陈礼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从2016年起,公司的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从20%降到19%,失业保险费用率从2%降到1%,其中单位缴费比例由1.5%降到0.7%,个人由0.5%降到0.3%,公司平均每月减少社保费用总计12万多元。 

为企业减负,人工、环境、土地、融资等其它成本方面不可忽视

对于2018年的减税降费,不少企业有新期待。 

河北沧州明珠隔膜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锂电池隔膜,处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上游。近两年,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,市场倒逼公司不断加大科技研发力度。“我们不同于其他一些行业的技术创新,不用太多投入,研发出来的东西马上就能投入市场变现,我们的隔膜产品在锂电池结构中,是关键的内层组件之一。”公司财务部长刘明辉介绍,隔膜的性能直接影响电池的容量、循环以及安全性能等特性,因此这种产品的科技研发很关键,一项成果出来往往要经过多次试验过程,尤其是原材料消耗特别大,研发成本投入较高。 

“国家针对科技企业的税收优惠支持,有效抵减了我们相当一部分研发成本,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”刘明辉说,从近年来公司享受的各项税收优惠政策看,税率的直接降低对企业减税效果更明显,获得感也最强,去年企业享受高新技术所得税优惠,税率一下子降低10个百分点,全年减免税收900多万元。 

“营改增后,增值税作为我国第一大税种的地位更巩固,税率结构也有待于进一步优化,这是我国既定的改革方向。”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说,我国目前三档税率并存的增值税结构中,制造业与服务业的税率相差较大,不利于增值税中性作用的发挥,从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发展的角度看,增值税税率还应进一步得到简并优化。 

胡怡建说,去年,我国在营改增试点基础上,将13%档的增值税税率降为11%,给相关行业和产品带来较大减税红利,而17%的制造业增值税率,涉及行业更广泛,对税收影响也更显著,需要根据财政状况逐步调整,很难一步到位,可能会分步实施。 

胡怡建认为,减税费固然重要,但不能忽视企业人工、环境、土地、融资等其他成本的上升。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,政府需全力推进相关体制机制改革,为企业减负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,同时要大力破除垄断,深化国企、金融改革,降低企业用能、融资等成本,不断增强企业降成本的获得感。 


【:www.dechengjinda.com】提供代理记账、公司(工商)注册等专业财税服务,为您解答各种财税疑难问题